中国专业传记网
中国传记网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传记作品 >

别具一格谱新篇

发表时间:2016-03-16 09:57 内容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读陈政举军旅作品自选集感言并序
□刘  佳
 
伴着夏日的蝉鸣,我翻阅了北京军区政治部编研部部长陈政举即将出版的两部军旅作品自选集——《闻道别有洞中天》、《与时俱进写风流》。说实话,开始听他说想在临退休前把自己多年来写过的作品“盘点”一下,分门别类汇集出书,并没引起我的注意,因为这些年来,文坛上甚至领导层中“秋后算账”以示“盖棺定论”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汇集的文稿也难免有时过境迁之感。可当我拿到他两大本书样,看着新颖的书名、别致的框架、精美的选文和与之呼应的附件,品读他自己撰写的代序、补序和代后记时,我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也许是特有的军人情结,也许是相仿的成长经历,也许是类似的文学爱好,也许是吻合的价值追求,使我这个也曾带着文学梦投笔从戎、也曾为火热的军旅生活放笔讴歌的老军人、老作家,被书中那一篇篇脍炙人口、耐人寻味的精彩新闻,一座座充满生机、富有活力的绿色军营,一个个令人崇敬、催人奋进的典型人物,一堂堂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讲课教案,一道道追根究源、攻坚破难的研究课题,一条条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经验体会,一句句深入浅出、富有哲理的人生感悟……牵引着,感动着,激励着,尤其是掩卷深思,更觉得别有韵味在心头,对书中《[相关链接]》评述作品、《[回眸补白]》忆述因果、《[重温感言]》概述感受和主稿与附文相映衬、评议与自述相衔接、温故与知新相融合、书稿与剪贴相印证的精心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作者“寻求志同道合之笔友、同悟独辟蹊径之规律、共创别具匠心之精品”的良苦用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政举出生在墨子故里,家父是读过诸子百家的“文化人”,因而他打小就受到古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熏陶。学生时代虽遭遇“文化大革命”对学业的冲击,好在他爱好文学,后期业余时间读了不少文艺作品。一部《艳阳天》伴随他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使他在幼小的心灵里比照书本与村里的人和事“对号入座”,萌生了长大也要写本书的念头。长篇小说《红岩》更给他播下了红色的种子,许云峰、江姐、小萝卜头等人的英雄形象在他心中栩栩如生,特别是成岗在白色恐怖下秘密创办《挺进报》的事迹,感动得他在自己的笔记本封面署上了“陈静”和“华伟”的笔名。《激战无名川》等一大批反映战争题材的优秀作品,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他走上军旅创作之路的文化基因。临入伍的前一夜,老父亲点着煤油灯,谈古论今,说天道地,语重心长地教给他当兵后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做文,特意提到世间显学除孔孟之道外,历史上还有一门很有名气的墨子学说,战国时期发展到“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的程度。并说“这个墨翟,据说是咱滕县人”。后来,作者在《不负墨子故乡人》的代序中写道:“说到这里,父亲显得很激动,还有意识地看了我一眼。我完全理解老人的心思,那门‘墨子学说’显然是针对我在入伍登记表上填了个‘爱好写作’的特长而言的,那期待的眼神里分明充满了对孩子奋斗成才的渴望和希冀,那句‘是咱滕县人’则在暗示我,要为家乡人争气,就要瞄着家乡的名人努力。”送行的各级领导和父老乡亲,也都希望他们到部队干出点名堂——“全县人民等待着你们的喜讯!”政举不负所望。参军后他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宣传教育、政工研究、理论研究和军史编研工作,在每一个岗位上都颇有建树,10次荣立三等功,先后在中央级报刊发表文章上千篇,有数百篇消息、通讯、报告文学和讲稿、论文被收录入书,策划主编各种专著几十部,多次荣获全国、全军优秀作品奖,被数家报刊杂志聘请为特约记者、特约编辑、特约撰稿人,被军事院校聘请为客座教授,被总政机关聘请为审稿专家,被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军事历史分会聘请为副秘书长,现为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世纪之交,家乡市委党史办公室给他发来编纂《天南地北滕州人》的征稿信,他再三思忖:写正传,我不够格;写自传,我不谦虚。写什么好呢?思来想去,他独辟蹊径,写了篇《不负墨子故乡人——一个滕州游子对父老乡亲的心灵独白》,并在篇首写了四句题记:“齐鲁大地多豪杰,一代显学映古今。身为滕州一游子,不负墨子故乡人。”没想到约稿人纷纷叫好,很快在《滕州日报》用大半块版予以刊登,在家乡人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后又成为中央党史出版社的《天南地北滕州人》书中最长的一篇,而且编者还曾动议请他把全部书稿统改一遍。这篇心灵独白,我反复看了几遍,质朴感人,娓娓而谈,既回顾了他成长进步的艰辛历程,又概括了他有所作为的深刻感受,确实给人激励和启发,以此作为出书代序,的确非常合适,且为弥补不足,后又辅文补序,俱全而无伤大雅矣。
读政举的书稿,给我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构思独具匠心,行文别具一格。正如他第一部书的补序所言——《别有洞天妙在“别”》。即便汇文编书,他也不满足于搞成刊稿集纳,而是“着眼于温故知新,重读旧文,重忆旧事,重叙旧情,重对旧作进行审视和反思,以便与昔时盟友或今日同道从中找出各种文体的特点和规律,得到有益的启示和永久的怀念”。也正因为如此,本书内容虽多属旧作,但从书名的选取、形式的构想、框架的设置和书稿的选编,以及照片和证物的选配等,都以全新的视角在运行,实际上是在新的起点上进行精加工。两本书统一按照“新闻别裁”、“典型宣传”、“教育改革”、“政工研究”、“理论武装”“军史编研”“人生感悟”分类列篇,以“消息散文化”、“通讯报告文学化”、“言论杂文化”,“典型报道多样化”、“培养提高客观化”、“事迹报告可信化”,“教育方式灵活化”、“教材教案通俗化”、“教学法则规范化”,“课题研究现实化”、“对策举措应用化”、“研究成果大众化”,“抽象道理形象化”、“学深悟透系统化”、“解难释疑专题化”,“工作指导科学化”、“探索实践操作化”、“经验总结规律化”,“虚拟感言实体化”、“修心养性脱俗化”、“觉受悟语哲理化”设置纲目,将数百篇各具特色的作品和多姿多彩的附文编织在一起,纵横交错,耳目一新,前后一体,彼此照应,珠联璧合,相互辉映,既符合各自规律,又自成本书体系,既囊括作者主要经历的覆盖面,又彰显作者对新文体的尝试和探求。书中对简短明了的感怀之句,笔者还自悟自书,既作为习作自勉,亦图以墨韵供赏。真可谓是一桌“满汉全席”,多味佳肴,色、香、味一应俱全。
再看所选作品,更有鲜明个性。纵观全书,虽不能说都是上乘之作,有不少也可堪称“人人眼中所有,各个笔下所无”,能够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写独到见解,用独特方式,以独辟蹊径。譬如,在《闻道别有洞中天》的“新闻别裁”中,他积极尝试“消息散文化”、“通讯报告文学化”、“言论杂文化”的改革,写出《锅台上的“哥德巴赫猜想”是什么?请听苟云勋的“锅碗瓢盆交响曲”》,牵出《“锅碗瓢盆交响曲”引起共鸣  苟云勋的事迹报道解除了十六名炊事员的烦恼》和《“锅碗瓢盆交响曲”有了知音  “炊事状元”苟云勋喜庆新婚》“三部曲”,引起不小的轰动,后来解放军报社聂中林编辑还以此为范文发表了一篇业务研究,本书把四篇稿件连同军报编后《行行出状元》一并收录,供读者“会餐”品味;他写的《复活的古碑为战士们“请功”  保定市将给抢救文物的防化连立碑》散文体消息和报告文学体通讯《碑》,生动地反映了战士们从“十年动乱”的废墟中找到了散失的文物,也找回了自己在那动乱岁月里失却的年华;他写的长篇报告文学《路》,系统描绘了崔建民坚持不懈学雷锋的轨迹;而在那篇习作报告文学《后勤部长的“枕边风”》及其《[重温感言]》中,他不仅回顾了主人公牛祝琴上世纪80年代支持丈夫薛晓明改革政治教育的感人事迹,而且道出了30年后薛晓明不幸成为植物人、牛祝琴矢志不渝精心照顾的超凡之举。他在《[感言]》的结尾写道:“促使我把这篇不曾发表而又稚气十足的习作收入集子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初学练笔30年后的今天,薛晓明因为工作劳累过度患病成了植物人,当年那个饱含深情的‘后勤部长’,依然数年如一日不离不弃,深爱着他,照料着他,鼓舞着他,成为他病床前真正的保健医生。当我和另一位战友偶然获悉赶到医院探望时,牛祝琴拖着疲惫的身躯,坚持不懈地用冬虫夏草等珍贵药物为丈夫擦洗,帮助他翻身……我们亲眼看到,薛晓明虽然长期卧床,但却红光满面,没有丝毫苦恼和倦意。见此情景,我们格外感动。后来,《北京青年报》用了一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了薛晓明带病献身奥运安保和国庆60周年活动的事迹,介绍了北京市授予薛晓明荣誉称号的信息,暗示了在牛祝琴精心照料下薛晓明病情也许会有奇迹发生的祈盼。正基于此,我收拙作,以便重温忆旧,更为景仰今人。因为我坚信,文学固然可贵,人学更属佳篇!”还应当看到的是,“消息散文化”、“通讯报告文学化”、“言论杂文化”的成功尝试,对新闻理论的提升和纪实文学的拓展,都是一个重大创新和突破。又如,在典型宣传上,长期以来存在的弊端是功利化、模式化和绝对化。有的用抓典型装潢门面,把典型数量的多少和影响的大小作为评价工作的砝码;有的为抓典型而抓典型,在拼凑尖子、群起而“帮”上下功夫;有的把典型说成“高大全”,致使学不了、推不开、做不到。这样,就失去了用典型指导工作的意义。而本书作者与众不同的是,洞悉规律,顺其自然,反其道而行之。他撰写的《崔良红该不该调出“标兵班”?》,通过“一事一议”倡导了抓典型“要有正确的出发点”;他报道的《邢班长敢为先进典型“挡风遮雨”》,鲜明提出了“要爱护支持先进典型”;他组织为军区首长起草的《唱响时代最强音》署名文章,深刻揭示了培养宣传“陆航团长孙凤阳”先进事迹的宝贵启示;他回复牟某同志《抓典型莫怕“担风险”》的一封信,敞开心扉、推心置腹地剖析了推荐宣传薛晓明改革政治教育这一重大典型的曲折经历和切身感受。那封信,我认真看过,写得确实很生动、很感人,也很有文采,难怪《战友报通讯》发表时,编辑几次想把前面的过程砍掉,只留后面的三条建议,但结果都没舍得动“刀”。对薛晓明这个典型的报道,我当时虽已到地方工作,但印象也很深刻。那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值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清除“文革”影响、进行拨乱反正的节骨眼上,针对连队讲课生搬硬套、干巴枯燥的现象,薛晓明从增强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入手改革政治教育,讲了《一堂恋爱婚姻问题的教育课》,战士们听得入了迷,军报记者和本书作者感到这一做法很有意义,但没按照先写消息的习惯模式,而是直接整理讲课记录推荐给报社,发表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军报生活》以《拨动心弦的一课》为题,集纳了20多封读者来信的好评;《战友报》收到的一摞表扬稿中,不少人提出“盼望再看到他的讲课记录”。后来,围绕这个典型,发了百十篇稿件,篇篇都有新角度,而且每一篇都引起连锁反应。再如,第二部《与时俱进写风流》中,他随团出国访问后与大家合作的《对古巴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考察与思考》,得到总政和军区首长的高度评价;他参与组织撰写的《如何认识改革实践过程对人们思想的影响》军报专版文章,受到中宣部《新闻阅评》高度赞赏,被《解放军报》评为特别奖;他主笔采写的《东临碣石读新篇》集训纪实,化用了毛泽东和曹操两位伟人的著名诗句,现场描写形象生动,理论解读精辟深刻,在军内外引起强烈震动;他为《人民论坛》撰写的《系统学习领会“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特约文章,以增刊编辑部名义发表在《学习的力量》专刊上,分发给全国“两会”所有代表;他受中宣部《党建》杂志总编之约撰写的《怎样把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引向深入》,明确提出“应注重把握三个着力点”的真招实策,即:向知根知本上深,深入进行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教育,从理论源头找准“三个代表”的历史定位和指导地位;向融会贯通上深,不断深化对一些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的研究,从回答时代课题中认清“三个代表”的政治价值、思想价值和理论价值;向学以致用上深,按照“三个代表”要求统揽各项工作,从实践“三个代表”的行动中发挥最新理论成果的巨大威力。这篇文章,被作为“要文要论”发表在2002年第5期(总第173期)首篇,对全国兴起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新高潮起到了指导作用。时隔一年之后,中央党校《学习时报》邀请他到深圳参加学术讨论会议,在夜游香港周边的假日号豪华游轮上,该报一位记者告诉他:“你那篇要文要论写得好!我把它剪贴起来了。当时真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看文章的大气和行文的口气,我以为起码是中宣部的副部长。”
细品政举文稿,还有一点值得称道,即形成了独特的语言风格。一是借用文学语言写新闻。这主要表现在“消息散文化”、“通讯报告文学化”、“言论杂文化”的“新闻别裁”中,读者品味相关文章,即可“窥一斑而见全豹”,领略作者对新文体的积极尝试,感悟借助文学感染力增强新闻说服力的成功道理。二是善用形象比喻定标题。标题是文章的“眼睛”。确立一个好的标题,就等于文章成功了一半。正因为如此,本书作者特别注重标题的研拟,尤其善于运用形象的比喻来提升标题的品位。譬如,他拟的《复活的古碑为战士们“请功”  保定市将给抢救文物的防化连立碑》、《既让尝“瓜”甜  又教种“瓜”术》、《锅台上的“哥德巴赫猜想”是什么?请听苟云勋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后勤部长”的“枕边风”》以及《两用人才两家育  双方出力双受益》、《互助对子话互助》等标题,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难怪人们说“一看标题,就知道是陈政举写的”。三是利用多种艺术聚合力。政举的书稿,尽管题材多种多样,但无论是新闻体的消息、通讯或言论,还是政论体的调查报告、理论文章或学术研究,不管是通信体的学习心得、工作感受或经验体会,还是教案体的讲课记录、发言提纲或事迹报告等,都有一个明确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着眼于吸引人、感染人、激励人、启发人。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作者除在抓准问题确立主题、摸透心理讲到心里、有的放矢对症下药之外,还在语言运用上调动一切手段,吸取各种文学艺术之长,形成凝魂聚气的巨大合力。在精心设计每堂课时,为增强听课人的吸引力,他注意吸取相声的幽默、小说的形象、戏剧的冲突和诗朗诵的激情,运用多种艺术形式活跃课堂气氛;为增强道理的说服力,他旁征博引、举一反三,大量运用古今中外的典型事例、哲理名言,以大道理管住小道理,以正确理批驳歪歪理,以正能量祛除负能量。四是化用名人名作表新意。例如,前面提到的《东临碣石读新篇》一文,他将毛泽东的《浪淘沙·北戴河》与曹操的《观沧海》综合起来,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文首写道:“一位大校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欣然命笔,赋诗抒怀:‘历代帝王观沧海,魏武挥鞭越千年。时代新风今又是,东临碣石读新篇。理论创新辉煌果,当代马列新宣言。高举旗帜齐奋进,复兴中华在眼前。’”在《[回眸补白]》中又说:“我作为理研室主任和《战友报》特约撰稿人,办班不久就组织撰写了这篇通讯,而且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亲自‘捉刀’定主题、吹路子、润色定稿,尤其得意的是触景生情、赋诗抒怀,巧妙化用了曹操和毛泽东两位巨匠的名诗名句,古今交融,赋予新意,提炼出《东临碣石读新篇》这一寓意深刻、响亮醒目的大标题。以致宣传部长康春元审稿时,指着稿子开头那几句诗问我:‘写这诗的那位大校就是你吧!?’我莞尔一笑,默认代答。军区政委杜铁环在常委会上签发稿件时,一再称赞‘这稿子写得很生动、很深刻、很新颖!’”再如,他读过杨忠文新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变色河》之后,深深被老作家80年的坎坷经历所感动,激情之下挥毫泼墨,用杨老的人名与书名以及作品题材拆字组合,写了幅中堂书法——“文实忠义现,河变水更清”,并以此作为书评的题目。研讨会那天,邻座一位作家瞧着政举的发言稿说:“你这个题目本身就很有诗意!”后来,政举在发言中依据这一主题,讲到他在该书扉页上随笔记下的几句话:“辞旧迎新际,杨老出鸿篇。书名《变色河》,洋洋百万言。上下两大本,纵跨八十年。分说南北事,皆为善恶辨。人生多坎坷,风云常变幻。大浪淘沙后,始见金灿烂。上善若水喻,蝉蜕佳音传。文实忠义在,河变心弥坚。”受到书作者和与会人员普遍好评。五是巧用觉受感言悟哲理。哲人言:“道归善悟”。政举书稿的可贵之处,还在于“愿与有缘而又志同道合者,畅谈人生,共悟世事”。他在《与时俱进写风流》一书中,专门列出“人生感悟篇”,最后一节定为“觉受悟语哲理化”,而且自悟自书,自勉自励。那些话,都是他几十年人生感悟的肺腑之言,是他工作和生活阅历的经验之谈,是他修心养性的觉受之语。其中,有“以宁静之心修身养性,以平常之心对待功名,以恭敬之心从事工作,以真诚之心待人交友”的自我定位;有“做人为本,做官为标,做事为责,做文为乐”的处世准则;有“善做文更须善做人,学做文先要学做人”的职业追求;有“不求得到公论,但求问心无愧。宁可别人负我,我绝不负他人”的交际标准;有“求之不得,不求自得。得而非得,不得是得。不得之得,是为真得”的随缘悟语;有“舍得舍得,先舍后得。不舍不得,有舍有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蛇年大舍,悟求大德”的癸巳感言;有“岗位与责任并重,创业与苦累相随。只有忘我奋斗,顽强拼搏,才能始终保持昂扬的精神状态,干一行,爱一行,干好一行”的事业观;有“名利思想不可有,奉献意识不可无。只有正确对待个人得失,一门心思干好工作,才能端正人生追求,实现自身价值”的得失观,等等。这些觉受悟语,饱含辩证关系,充满哲学道理,蕴育奥妙玄机,被知情者们半开玩笑地称之为“政举语录”搜集留存。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政举著书作文独树一帜,讲话发言一鸣惊人,关键在于他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强烈的精品意识。从这一点来说,他可能得益于从小的文化熏陶和后来的丰富阅历。也可以说,是先进文化的前瞻性、新闻职业的敏感性和研究工作的创新性培育了他,造就了他,升华了他。正如他在代序中所说:“高质量需要高标准,高标准需要高素质。只有不断进取,开拓创新,才能出成果、出精品。”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做新闻工作恪尽职守、殚精竭虑,注重用文学的感染力强化新闻的说服力,在本行业内小有名气;当“三研干部”(政研室研究员、理研室主任、编研部部长。现又任我们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亦可谓“四研干部”)精雕细刻、精益求精,着力打造弄潮精品,从一定意义上说为全军以至全国发挥了示范和引领作用。他常说:“要么不干,干就干好,绝不让自己手中出去的东西粗制滥造!”他给自己及其部属确立的标准是:“语不惊人誓不休,文无新意不出手,事非圆满不放弃,心未见性不回头!”他在政研室工作时曾分管刊物宣传,后期还担任《基层政治工作》副主编。为了办出杂志味,办出特色来,他经常为一个栏目设置、一个标题拟定而绞尽脑汁,搜肠刮肚。1996年他编某部抗洪抢险中政治工作稿件时,为了改变内部材料标题死板的现象,反复琢磨,力求使题目活泼抓人,开始改成了“唤起雄狮战洪图”,征求意见时有的同志提出,“唤起雄狮”体现了政治工作的威力,“战洪图”三字不大理想,就又改成“唤起雄狮战洪魔”,细一琢磨,这个“战”字还不够味,只反映了战的过程,究竟战胜没有呢?最后定成了“唤起雄狮降洪魔”,大家都觉得这个题目既很新颖,又有气势,尤其是“唤”字和“降”字用得好。后来总政《政治工作通讯》转发时,也一字未动地用了这个标题。1998年抗洪抢险大宣传中,报刊杂志上用了不少“唤起雄狮战三江”、“南征北战降洪魔”之类的标题。当理研室主任期间,每次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出台,他都带领全室同志先学一步、学深一点,一方面为党委机关抓好理论武装工作当好参谋,另一方面为指导部队学习理论撰写系列辅导文章。他为军区首长组织撰写的《穿透历史看创新》,被《人民日报》总编辑王晨在大样上批示“此文很有深度”,发表后中宣部《学习活页文选》很快转载,后又被中央文献出版社收入《高中级领导干部学习“三个代表”文集》。2002年,他所领导的理研室荣立集体二等功。当编研室主任(后改称编研部部长)10年间,他先后6次为全军编研骨干培训班辅导讲课,每次都把经验体会归纳概括为简明易记的口诀,受到有关专家和学员的一致好评。也正因为他具备较高的研究素质和能力,才多次被抽调参加全军乃至全国的大型会议筹备、重大问题调研、重要经验总结,起草中央和军委、总部首长的讲话以及文电报告,被人们公认为“大手笔”。
“文似看山不喜平”,别出心裁酿佳章。正是靠着独具匠心的妙笔生花,才能写出“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深”的个性化作品。本书作者捧出了一篇篇“别有洞天”之作,同仁读者何能以平常之心阅文悟道!?
为感言,兼作序语。
 

主  管: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主  办: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传记文学创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舍南科技

邮箱 : zgzjwx@126.com 电话 : 010-57282559 地址 : 北京市月坛南街65号66信箱

京ICP备14061705号

Copyright © 2002-2016 ZJW. 中国传记网 版权所有